俄罗斯科学院院士拉林发文谈中美俄三角关系
2020/09/11
    9月11日,俄罗斯科学院远东分院副院长、著名汉学家和国际问题专家拉林院士在远东地区主流媒体《共青团真理报》(滨海边疆区版发表了题为《美中俄地缘政治三角关系的新动荡》的文章强调美国正在对中俄实施遏制政策,同时还极力离间中俄关系这一分化企图注定会失败。  

                                                        

  俄文文章链接:  

  https://www.dv.kp.ru/daily/217179/4283248/  

  文章翻译全文如下:  

  20世纪中叶以来,无论是过去,还是当下,美国-中国-苏联/俄罗斯间错综复杂的政治三角关系,对于国际关系学者而言是一个最有吸引力的课题以及进行分析预测、甚至伪科学炒作的对象,对于现在台上的政治家来说更是直观的参考材料。这一地缘政治结构存在的整个历史,就是各方不断纵横捭阖,谋求利益,形成制衡,表现为“人人为己”或“二对一”的形式。  

  然而旁观者看到,当前三角关系的架构没有重复以前模式,而是呈现“一对二”的形式,即美国对阵中俄两国,并且这一模式的形成恰恰源于大洋彼岸的美国。尽管俄罗斯和中国领导人一再强调,两国的战略伙伴关系是带“加号”的合作,并不针对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第三国,也不针对任何一个大国集团。但是,美国的政治精英试图改造中俄,将两国作为附庸整合到于美国有利且为其控制的世界架构中,最终遭到失败并为此感到愤怒。于是,美国将中俄两国宣布为“战略竞争对手”,并采取各种手段和方法,既试图削弱中俄两国,阻碍其发展,破坏其经济和社会稳定,又在中俄两国间挑拨离间。美国的手段有政治施压、经济讹诈、意识形态颠覆等。对中国,美国首先是在经济和技术战线上开战,对俄罗斯则是在地缘政治战线上。与此同时,美国强化宣传,极具侵略性地把中俄两国塑造成美国基本价值观自由与民主的死敌,而对于这些价值观三国不可有达成共识。这一手法起了作用。2020年3月的美国民意调查中,分别有62%和56%的美国人认为中国和俄罗斯是美国的威胁。  

  由于美国主要政党及其支持者中,反俄和反华情绪占据主导地位,如今未必有哪个美国的战略家会认真考虑哪怕策略性地与中俄两国其中一国“友好”来对抗第三国。美国政治精英虽然内部分裂,但都不能容忍任何对手,并极富侵略性,没有企望与对手寻求妥协和互利的解决方案,而是将赌注押在对所有现实和潜在的对手进行强力施压并使对手之间迎面相撞之上。为此,所有手段都是可用的,尤其是以“分而治之”为基本方略的盎格鲁-撒克逊式外交手段。因此,华盛顿没有一丝意愿将其与中俄两国的关系发展为三方进行积极对话,而是公开地试图在莫斯科和北京之间打楔子,散播怀疑和不信任,特别是煽动中俄相互怀疑和仇恨。  

  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中期,当莫斯科明确拒绝遵循美国的政策方针并在切身利益被侵犯的情况下打算反抗时,白宫开始关切俄中战略伙伴关系的存在,思考该如何利用这一点为美国谋取利益。2006年秋天,美国国务院举行关于1969-1980年期间美中关系的会议,几位当时参与制定美国对华政策的关键人士与会 ,国务院顾问菲利普·D·泽里科夫(Philip D. Zelikow)作为主要报告人非常确切地说:“我们需要中国人来纠正并约束俄国人。”俄罗斯在慕尼黑安全会议(2007年)和北高加索地区(2008年)“露出牙齿”后,美国两位政治明星—亨利·基辛格和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很快就提出了一个轰动性的构想,即美国愿同中国瓜分世界,构建G2模式。  

  这简直难以想象,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竟然愿意在世界奥林匹斯山巅之上腾出空间,哪怕只是一点点,而且不是让给别人,而是让给“极权主义北京”。作为针对克里姆林宫的挑衅,这一虚伪言论却行之有效。一些俄罗斯人竟当真了,认为“两巨头”确有意愿瓜分世界。稍早前美国学者提出的“中美国”这一混搭的概念也产生了效果。这个概念的创始人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将其更简单地解释为“最大的守财奴和和最大的败家子之间的合作关系”,但这种表述的原始含义很快就被人们遗忘了。尽管中国已正式拒绝讨论这一交易,但企望轰动效应的世界媒体却不顾一切地吞下了诱饵,热闹非凡地讨论起了建设“美中世界”的前景。  

  与此同时,华盛顿开始对中国打俄罗斯牌。美国学术界和新闻界在俄罗斯祭出“黄祸”这一法宝,用“中国在西伯利亚和远东的扩张”吓唬俄罗斯人,支持并煽动俄罗斯社会本已存在的恐惧心理。在西方的学术期刊、电子和纸媒上,关于该问题的出版物数以百计。这一强力宣传活动在俄罗斯也找到了听众并引起了反响。坦率地讲,苏中对抗中所造成的反华情绪在1990年代死灰复燃,并深深植根于部分俄罗斯人的思想之中。根据我们的估计,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大约20%至25%的居民有反华情绪。  

  当然,绝大多数俄罗斯人赞成与中国发展紧密的关系。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有71%的俄罗斯人对中国持积极态度,这比支持发展与中国关系的美国人、澳大利亚人或日本人多很多倍。俄罗斯民意基金会2019年民调数据显示,有51%的俄罗斯人将中俄关系视为“最亲密和最友好的关系”,只有1%的人将中国列为“不友好”国家。与中国接壤的俄罗斯边境地区近一半的居民(48%)赞成优先发展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只有4%的人认为俄中关系的前景“不好”。但是消极情绪也确实存在。如今在中国,“中美国”概念拥护者也在谈论“俄罗斯威胁”,认为俄罗斯是不可靠和毫无希望的伙伴,打算背着中国与华盛顿勾结。  

  “从不”一词固然在政治中是不惯使用的。但俄美勾结反对中国是一种不科学的幻想,哪怕仅仅因为无论是俄罗斯的政治家,还是普通民众今天都已不再信任美国。根据2019年民意基金会的调查,有71%的俄罗斯人认为美国是对俄罗斯不友好的国家。同年,俄罗斯科学院远东分院历史研究所民意研究实验室在与中国毗邻的俄罗斯远东地区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有42%的居民将美国的政策视为对俄罗斯利益的威胁,只有7%的人认为美国是主要经济伙伴。这使我们相信,华盛顿离间中俄两国的企图注定会失败。但这种状况也不是我们可以放松的理由。美国在推行以“分而治之”为基本原则的盎格鲁-撒克逊外交方面,在玩弄政治阴谋和幕后交易方面经验十分丰富,还会对中俄两国使出更多招数。  

  回顾过去,人们可以回想起如同侦探故事一般的历史,看到美国是如何偶然地,通常是刻意地,安全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来修正俄中关系发展历程。美国在19世纪中叶曾试图在西伯利亚站稳脚跟,在20世纪初鼓动日本对俄罗斯发动战争,在1950年代末期意想不到地拉拢苏联领导人,在1970年代初则去拉拢中国领导人。总的来说,与“美国伙伴”(普京总统如此称呼)打交道时,我们必须时刻保持警惕。美国人非常擅长搞阴谋和环环相扣的秘密行动,让自己现实和潜在的竞争对手彼此对抗。在当今的美国政治视野中,似乎没有见到基辛格这样级别的专家,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存在。  

  同时,在试图分析和预测美国战略家的行动时,必须始终牢记一个最重要的因素,该因素总是不声不响地影响其优先事项的选择。如今很明显,美国对中国施压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经济竞争。美国的政策的引擎是美元的霸权地位,而不是民主与自由的思想。有趣的是,尽管我们在过去的一年半中看到美国对俄罗斯进行各种攻击、制裁和限制,2019年俄美贸易额却增长了4.9%,而中俄贸易额仅增长了2.5%。2020年上半年,俄罗斯与美国贸易额下降了5.5%,俄与中国贸易额下降了5.7%,而与未对俄罗斯实施任何制裁的韩国的贸易额下降了27%。  

  今天,在中俄美三角关系中最不稳定的一方似乎是美国。正如美国内当前局势所显示的那样,美国的政治体系已病得很重。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政治学家和国际关系专家中的主流思想是,中美冲突对俄罗斯而言更多的是机会,而不是威胁。但在我看来,美国现状对俄罗斯和中国都是一个威胁。白宫和国会山都日益把俄罗斯和中国视为美国的困扰和问题的首要根源。美国目前仍然有足够的力量和资源同时与俄中两国对抗,进行两线作战。但是,让中俄两国重新卷入内部冲突对美国而言仍是更有利的选项。美国政治精英内部目前的纷争不应使我们感到万事大吉。当需要延续当前世界秩序,以便美国继续从中攫取资源来促进自身利益和国家繁荣时,美国可以将其内部矛盾置于一边。不论即将举行的选举后谁当总统,指望美国外交政策和方针会发生改变都是天真的。关于中俄两国,我们从国会山和白宫还会听到更多让人不悦的言论。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