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知名学者发文谈美国打压中俄等国企业
2020/08/18

  8月18日,俄远东地区主流媒体东方媒体新闻网主编卡拉钦斯基在PrimaMedia网站上发表了题为《自由竞争与开放市场?只要是对美国有利》的文章,揭露并批评美国出于遏制其他国家发展的政治动机,以霸凌和双重标准手段打压他国先进企业,强调此举暴露了美国的衰落和道德危机。

  

       俄文文章链接:

  https://primamedia.ru/news/984038/

  文章翻译全文如下:

  去年,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达3750亿美元,似乎应该创造更多可以令中国消费者满意的商品。但是美国却走了另外一条路。特朗普政府指责中国窃取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

  为了“掩盖”自己无能的经济政策,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和服务增加了关税。美方将钢铁关税和铝关税分别设定为25%和10%,然后对500亿美元的自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25%的关税。这样一来,由于这些政治决定,美国预算立即获得了额外的巨额资金。

  美国国会刚刚举行听证会,讨论了美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的情况。亚马逊、苹果、脸书和谷歌的负责人贝佐斯、库克、扎克伯格、皮查伊分别通过视频连线回答了国会议员的问题。

  他们都被问到是否注意到中国公司从他们那里窃取信息?除了扎克伯格外,所有人都说“没有”。脸书的创始人则突然宣称中国窃取信息这是完全可能的。

  在中国媒体上,这一说法引起了合理的愤怒:

  扎克伯格曾竭尽全力讨好中国人,为的是将脸书引入中国市场,但他现在已经完全站到了另一边。当美国其他三大互联网巨头的首席执行官拒绝提供有关中国盗窃美国技术的证据时,扎尔伯格竟公开表示“他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中国这样做了”。这个人为了利益放弃道德和正义,这样的举动显示了美国资本主义的真实面目。

  但是,美国似乎早已不再关心世界对它的看法了。只要是于美国有利,他们就会破坏贸易自由并干涉“商业自由”。以下就是典型的例子。

  TikTok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他将从9月15日起在美国禁用中国社交网络TikTok。据白宫称,该社交网络的领导层将美国用户的数据传输给中国政府,并且该公司还进行政治宣传。

  TikTok是在中国创建的社交网络,是一个成功得令人惊讶的范例:在全世界拥有20亿用户,其中包括1.65亿美国用户。

  然后特朗普表示说他可以不禁用TikTok,但条件是该公司的美国业务应出售给美国公司,例如微软。

  因此,特朗普与微软总裁萨蒂亚·纳德拉之间的对话被曝光了。事实证明,美国总统曾要求微软在收购TicTok时,应将大笔资金转入美国国库。

  我们看到的不仅是美国企业公开的游说行为,而且是一种政府试图获取提成的行为。

  很难想象在中国或俄罗斯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最近,YouTube公司删除了俄罗斯电视公司“帝都”的主页。如果普京要求YouTube公司立刻将其俄罗斯业务出售给一家俄罗斯公司,那么美国媒体会如何描述这种行为呢?这是为了政治利益对企业施压的一个例证吗?

  但在TikTok事件中,美国媒体不会做出任何此类声明。

  TikTok用户主要是美国青少年,其中许多人不喜欢特朗普总统。 6月,针对特朗普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的竞选集会,这一群青少年预定了集会门票,但不去参加。结果,特朗普在一个半空的体育场里演讲。

  所以,难道不是特朗普的政治复仇吗?在选举之前,禁用TikTok对敌视特朗普的听众而言是一个打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公开表示,这种行径体现了美国当局的伪善:“在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对有关企业作有罪推定,并发出威胁,这违背市场经济原则,暴露了美方所谓维护公平自由的虚伪性和典型的双重标准。”美国一边宣布坚持“公平与自由”原则,一边又要求惩罚TikTok……

  很难不同意这一观点。

  华为

  美国执法机构已经起诉被拘留在加拿大的中国公司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以及该公司的两家子公司。美国认为,这家中国科技巨头涉嫌违反对伊朗的制裁令、银行欺诈和知识产权盗窃。

  美国人宣称,华为中国员工从美国公司T-Mobile窃取了商业机密信息,盗取了一种名为Tappy的技术,一种用于测试智能手机的机器人。据称,华为员工违反了与美国电信公司的协议,美方还指责华为员工秘密地拍摄了设备开发过程,甚至盗取了该设备的一部分。

  中国外交部表示,美国的行为是出于政治动机,敦促美国停止对中国企业的无理打压。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抵达美国首都参加会晤。在刘鹤抵达美国前夕,孟晚舟被拘留。

  这听起来难道不像敲诈勒索和劫持人质吗?

  美国不仅对中国这么做。

  美国政府竭尽全力迫使欧洲购买美国的天然气,而不是俄罗斯的天然气,但俄罗斯天然气要便宜得多。

  为此,所有俄罗斯天然气管道建设项目都被封杀,甚至“南溪”和“北溪”项目也被封杀。美国对那些在领土上铺设管道的国家或参与建设项目的公司下达了最后通牒。当美国政府为了美国公司利益游说时,竟称这是要从俄罗斯能源供应垄断中拯救欧洲。

  结果,由于受到美国的制裁,“北溪2号”的主要分包商瑞士-荷兰公司Allseas已暂停铺设天然气管道。该工作在“取得法律、技术和环保方的许可前”将暂停。

  同时,美国的制裁在欧洲尤其是德国引起了严厉的批评。天然气管道已完成近90%,工人们仅需在两条管线上再铺设120公里的管道即可,但是项目推迟可能导致天然气价格大幅上涨。在当前情况下,这对面临库存积压问题的美国供应商则非常有利,对欧洲消费者却完全没有好处。

  美国不仅威胁要制裁相关公司,而且还威胁制裁这些公司的管理者和所有者个人,甚至参与铺设天然气管道的船员也将受到制裁。

  Allseas已宣布已停止运营。毕竟,以为美国天然气行业积极游说而闻名的美国参议员特德·克鲁兹和罗恩·约翰逊给该公司写了一封信:“在美国总统签署制裁法令之后,如果贵公司还在继续相关工作,哪怕只有一天,也会导致贵公司遭受毁灭性甚至可能致命的法律和经济制裁。”

  反过来,欧洲国家对美国的言行感到愤怒。德国总理默克尔说,她不支持“域外制裁”的做法,并否认联邦政府在华盛顿的压力下正在“退缩”。德国政府发言人乌尔里克·德梅尔说,美国正在干涉欧洲内政,并认为美国人的说法“令人费解”。根据德国外交大臣马斯的说法,欧洲的能源政策是由欧洲而不是美国决定的。

  但是美国不考虑这些反对意见,他们甚至与作为盟友的“西方民主”国家也不愿平等对话。

  日本经济如何崩溃

  如果美国觉得美国公司在科技竞争中输给他国公司,那美国将在经济上打击其盟友。这曾经在日本发生过。

  整个80年代,美国都在跟日本打贸易战。美国媒体掀起了整场反日运动,曾有媒体称:“美国经济正在经历珍珠港事件,同时争辩说,其他人没有遵守自由贸易的抽象原则,只有我们美国人在遵守。”

  美国政客示威者用锤子砸碎了日本制造的家用电器,并敦促美国人不要购买日本汽车。

  美国民众则被告知,日本工业是由冷战期间华盛顿慷慨地赠与日本这艘“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的特权、补贴和专利所创造的。

  日本人像今天的中国一样,被指控窃取知识产权。里根总统在1985年9月说:“日本政府允许伪造复制美国产品,窃取美国未来,这不是自由贸易”。

  结果,在1987年,美国对日本芯片制造商征收100%的税,指责日本人在实施卡特尔阴谋。此后,在美国盟友的帮助下,日本陷入了困境。法国、德国、英国、美国四国和日本签署了《广场协议》。根据该协议,美元兑其他货币特别是日元对美元贬值。

  著名的日本经济学家伊藤隆敏认为,这导致了日本经济的停滞。日本同意将本国货币汇率提高10-12%,美元兑日元从240日元/美元下跌至216日元/美元,但这并未停止。1月份继续跌至190日元/美元,夏天已经跌到160日元/美元。日本和美国政府在1986年底同意日元充分升值,日美之间的贸易逆差收窄。但美元还在继续下跌,到1987年已经跌到了150日元/美元。

  经过进行了两年的外汇干预,美元对日元贬值了50%。结果,美国经济以出口为导向,而包括日本在内的其他工业国家则增加了进口份额。

  货币升值、美国的关税与随之而来的房地产危机相结合,实际上使日本的GDP增长无效,并造成了所谓“失去的十年”,直到2000年代末。

  战争还是交易

  作为美国当前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的一部分,一些专家提醒,日益加剧的冲突已经使每个人感到担忧,包括欧洲和亚洲国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文章,他说中美应该确定在某些领域相互竞争的方式。

  李显龙在友善地提醒:无法想象美国可以失去中国市场,而中国反过来也不应质疑美国在亚洲的经济作用。

  现在,即使是最亲密的美国盟国也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个国家放弃了原则:营商自由、贸易自由、思想和言论自由,这本是美国应有的骄傲。

  美国似乎失去了其作为世界经济领导者的地位,也正在失去其在国际舞台上的信誉。结果,他们试图通过侵略行动来恢复地位和信誉,并以国家安全为借口,对其他国家实行各种限制和制裁。

  德国媒体指出,美国对俄罗斯天然气管道的制裁在德国政客中引起强烈抗议。例如,德国国会外交委员会议员联邦议院副主席罗德里希·凯瑟维特以对北溪2号的批评而闻名。现在,他主要批评美国政府的行为。他说:“我从来都不是该项目的政治上的支持者。但是,我无法理解“北溪2号”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的威胁。”该议员强调,美国的制裁不符合国际法。他还提醒,美国自己每年从俄罗斯购买约1.6亿桶石油。

  现在美国正在对中国实行制裁。中国与俄罗斯一起被宣布为美国的主要战略威胁。看来美国本身已不再相信其道德优势,而且这种所谓的道德优势已经伤害了许多美国人。

  正如英国评论家汤姆·麦克塔格在2020年6月24日发表于《大西洋》杂志题为《美国世界的衰落》的文章中指出:“今天,国际关系对于美国而言无非是一项可谈判的交易。在该交易中,作为货币的是权力,而不是理想,不是历史,也不是盟友。”人们感觉到,美国的独特屈辱时刻已经到来。世界各地的人们已经习惯听到,有人憎恨美国,有人欣赏美国,也有人惧怕美国。但是,我们应该为美国感到难过吗?这是一个新现象...

  “看到今天的美国,世界都感到恶心,但又不得不看着它。在美国身上,世界也看到了自己。因为在美国,一切都以极端的形式出现:更残酷,更自由,更富有,更沮丧,更美丽,更令人恶心...”

  美国违背了自己的原则,奉行双重标准政策,试图限制其他国家的发展。实际上,这表明美国缺乏自信,也证明了美国正在衰落。而且,也许从道德上讲,美国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危机,因为俄罗斯和中国的领导人现在保持着冷静,对威胁不作任何过激反应。

  如果制裁不能成功地摧毁俄罗斯经济,那么中国经济不太可能被摧毁。从贸易战到真正的战争只有一步之遥。在这种情况下,各国应保持克制。近年来,没有一场战争会给战争发动者带来任何好处。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