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疫苗:中国的公器和美国的私利
驻符拉迪沃斯托克总领事闫文滨在俄远东地区主流媒体发表署名文章
2020/05/27

  5月27日,驻符拉迪沃斯托克总领事闫文滨就中美两国对待新冠病毒疫苗的不同立场,在俄罗斯远东地区主流媒体滨海媒体网发表署名文章:《新冠病毒疫苗:中国的公器和美国的私利》。

  俄文文章链接:

  https://primamedia.ru/news/950117/

                                         

  中文全文:

  新冠病毒大流行已经造成全球近550万人感染,超过34万人死亡。除特效药外,疫苗是人类战胜新冠病毒大流行、恢复正常社会和经济生活的另一个终极武器。然而全球只有少数科研实力先进和经济基础雄厚的国家才有能力研发新冠病毒疫苗。由此,疫苗研发出来后如何使用,能否惠及全人类,成为摆在全世界面前的极为现实和尖锐的问题。

  中国鲜明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5月18日,习近平主席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上宣布,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为实现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担负性作出中国贡献。

  这意味着中国将把自己研发的疫苗作为全球公共资源,造福全人类。这一宣示鲜活地体现了中国“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也极大地契合了全世界特别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需要。

  须知,就在5月14日,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英国前首相戈登·布朗等140多位国家政要和专家联名发表公开信,呼吁新冠疫苗研发出来后,不应该有专利权,应该免费供全世界使用。

  中国承诺自己研发的疫苗将成为全球公共产品有着坚实的基础。目前世界范围内已经开展临床试验的疫苗共有10个,中国一家就占5个,其中腺病毒载体疫苗在全球第一个进入进入二期临床试验。中国已在多地建立了新冠疫苗生产基地,位于北京的全球最大的疫苗生产车间量产后年产能可达1亿剂。同时中国疫苗瓶年产量至少可达80亿支以上,完全可以确保新冠疫苗生产不会面临疫苗瓶短缺问题。

  5月22日,国际权威学术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在线发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薇团队研发的腺病毒载体新冠疫苗I期临床试验结果。这一全球首个正式发表的新冠病毒疫苗临床试验结果表明,该疫苗安全且有效。这意味着疫苗离问世又近了一步,尽管接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可否认,作为唯一超级大国以及生物和医学科技最发达的国家,美国在新冠病毒疫苗研发方面也居于世界前列,现在已有3个疫苗进行临床试验。但令人惊讶和遗憾的是,美国不仅毫不掩饰地奉行“美国优先”的信条,一再强调疫苗必须优先供应美国人,甚至还表现出以疫苗谋取经济利益和地缘政治影响的强烈企图。

  3月15日,《德国之声》报道称,美国政府试图用巨资购得德国CureVac公司正在研发的新冠病毒疫苗的“专用权”。美国此举引发德国和欧盟的强烈反对。

  5月4日,欧盟联合世卫组织举行应对新冠病毒疫情国际认捐大会,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42个国家领导人、政府高级代表、国际组织代表等出席。会议捐款74亿欧元,用于推动新冠病毒疫苗研发、生产以及公平分配。美国受到邀请却未派代表参加。

  5月13日,法国医药巨头赛诺菲表示,美国有权获得该公司研发的新冠病毒疫苗的最大预订量,因为美国承担了投资风险。这又一次引起世界舆论大哗和挞伐。

  英国《金融时报》5月19日报道,刚刚结束的世卫大会通过的决议提出,允许在紧急情况下取消对于知识产权的规定,说服生产抗击新冠药物和疫苗的公司向贫穷国家转让知识产权,使其能在本国进行较为廉价的生产。但美国对此做出保留,声明决议关于药物可及性的做法是不公平、不完整的,剥夺医药公司的知识产权将侵蚀公司利润,妨碍新药品和疫苗的研发工作。美国此举就是以保护知识产权为名,剥夺贫穷国家廉价获得疫苗的权利。

  尤有甚者,5月13日,美国联邦调查局和国土安全部联合发布警告,指责中国黑客正试图窃取美国研发新冠病毒疫苗的成果。这显然是不顾事实的诬蔑,无论从哪方面讲,中国都更有理由担心自己的疫苗研发成果被人偷窃。

  世界上正在研发新冠病毒疫苗的国家中,有正义感和责任感者毕竟是多数,疫苗终有研发成功的一天,人类也终将迎来战胜新冠病毒的时刻。可是美国已被自己头脑中的美国独尊、美国例外和冷战思维等政治病毒病害过深,如果自己不洗心革面,那是没有什么疫苗可以医治的。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