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知名学者表示:抗击新冠病毒中国强,美国弱
2020/05/23

   5月22日,俄罗斯远东联邦大学政治学教授别切里察在滨海媒体网发表文章,题为《抗击新冠病毒:中国强,美国弱》。

  

       俄文文章链接:

  https://primamedia.ru/news/948533/

  文章翻译全文如下:

  标题所说的结论,是任何尊重事实、不抱偏见的观察家都能很容易得出的。

  从1月20日开始,中国经过2个多月史无前例和全民动员的努力,到3月底基本控制住了新冠病毒疫情,现在主要任务已经转为防范境外疫情输入。截至5月20日,中国总计确诊82967例,死亡4634例。当天全国报告新增确诊病例2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新增疑似病例1例(为境外输入病例)。同时,中国复工复产步伐也在加快,一度全面停摆的经济逐渐恢复生机。能做到这点,当然与中国的文化、价值观和体制有关。

  让我们来对比一下。截至5月20日美国累计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59万例,占世界总数的31.9%,死亡人数超9.49万人,占世界总数的28.8%,在全世界上都遥遥领先,确实做到了特朗普总统常说的“美国第一”。在疫情还没得到控制的情况下,特朗普总统却要求美国复工复产。美国传染病专家福奇在5月12日美国参议院的听证会上就发出警告,如果美国开放得太快,美国人将会经历很多“不必要的痛苦和死亡”!

  要知道,中国首先发现和向全世界公布疫情时,整个人类都对新冠病毒一无所知,中国是仓促应战,在暗夜中摸索。用学生考试打比方,中国做的闭卷试题,同时试题还是教材上没有的,而美国则是做的开卷试题。

  美国表现弱的地方,更在于它没有勇气承担因自身失误而给美国人民生命和健康造成巨大损失的责任,而是把最先发现和公布疫情的中国当作替罪羊,把账全算到中国的头上。美国为此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一会儿说“中国是新冠病毒的源头”,将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一会儿说武汉病毒研究所人为制造,或者不小心泄漏了新冠病毒;一会儿又说中国隐瞒疫情,误导了美国。美国挑动要派人到中国调查,甚至要追责、制裁、索赔。美国还指责世卫组织“包庇”中国,停止缴纳会费。值得注意的是,散播这些论调的,全都是美国的一些政客和媒体,而美国的科学家和医学专家至今还从没有人出面予以支持。在全世界范围内,更少有国家附和美国。

  众所周知,中国首先发现和公布疫情,并不能表明中国就是病毒的源头,何况其他国家现在已经发现比中国更早的病例,病毒溯源是个科学问题,需要交给科学家和专业人士去研究。中国更是从一开始就对疫情采取公开、透明的态度。

  美国现在这样做不仅是推责,还是为了遏制中国。美国无法打赢与中国的贸易战,中国正日益成为全球事务的参与者以及美国的主要竞争对手。美国认为中国对自己最大的威胁是让美国失去世界统治地位。美国很清楚,在这场危机中,通过抗击新冠肺炎中国将变得更加强大。利用所谓的新冠病毒“中国起源论”可对中国施加实质性的打击,也可以弱化中国的作用并将其在国际社会中孤立起来。在新冠病毒引发的危机中,美国不仅破坏了与中国的关系,而且破坏了与许多其他国家的关系。

  4月26日,微软创始人盖茨比尔·盖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表示,本以为能够做得很好的美国,结果却做得特别差。在最富有、最繁荣、生物和医学科技最先进的国家中是如何发生这样的情况呢?让我们试着列举美国应对疫情不力的原因。

  第一,比起中国、俄罗斯和其他许多国家,美国认真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晚了整整2个多月,直到3月13日特朗普总统才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尽管美国专业人士、科学家和医学专家很早就一再警告新冠病毒的危险性,但美国政府对于预警置之不理,并且认为这种论调很“危险”,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美国人民总能听到总统的许多承诺以及毫无根据的预测。

  美国政府盲目乐观和草率,没有能够及时动员民众应对疫情。而且美国政府的极力宣传还制造了美国安全的幻觉并使美国人民相信,该病毒离美国还很远,即使疫情暴发后,美国也将顺利应对。

  结果宝贵的时间被浪费了,病毒几乎不受阻碍地侵入到了美国人口密集的特大城市,然后又扩散到了美国的腹地。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全球卫生政策中心高级副总裁兼主任斯蒂芬·莫里森(Stephen Morrison)曾质问美国政府:“中国实施的严格隔离措施为我们赢得了时间,我们是否利用这段时间做了有效准备?”

  第二,美国已经分裂为两个政治阵营,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为争夺权力而进行的激烈斗争削弱了美国。民主党人与共和党人之间的强硬对抗破坏了国家政治利益,并歪曲了事实。所有共和党人都在捍卫联邦政府的利益,他们的选民愿意接受当局的谎言以保护自己。

  进入关键阶段的总统选举活动不仅分散了精英阶层的注意力,还分散了普通公民对于当前紧迫问题的注意力,包括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整个冬天过去了,特朗普政府和他的团队都没有正确应对新冠病毒,而是与民主党精英们进行激烈的斗争。特朗普正试图剥夺对手的资源,在当前如此紧急的情况下,特朗普不像罗斯福(D. Roosevelt)一样担当起国家领导人的职责,以共同胜利的名义团结国家,而是作为一个自私的政治家,不惜一切代价去击败他的对手。

  今天,有的分析家甚至倾向于相信,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对美国当局是有益的。通过这次疫情,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可以赢得11月3日的总统大选,美国统治阶级的逻辑就是这样鲁莽和不负责任:“越糟越好”。

  第三,美国在与病毒的战斗中,联邦和各州的行动协调不力,这一点并不是空穴来风。许多州长,特别是民主党的州长都在严厉地批评特朗普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不作为,他们不再信任联邦政府在这场战斗中的作用,并自行全权应对疫情。最富有、最先进的加利福尼亚州的州长纽瑟姆先生说,他的州是一个独立的民族国家。华盛顿州长也在向特朗普开火。联邦政府与许多州之间财政关系正在恶化,关于移民政策的分歧以及其他矛盾浮出水面。美国真空化的趋势正在加剧,一些富裕的州对自治甚至是分裂和独立的渴望正在增强。所有这些都破坏了美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整体努力。

  第四,在疫情暴发之前,特朗普政府也在世界范围内使美国变得孤立,民族利己主义政策导致美国正在脱离世贸组织的架构。美国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削减了联合国的经费。更不用说在疫情蔓延期间,美国宣布停止给世卫组织的会费。这种孤立主义的破坏性政策不会加强而是削弱美国。美国越来越失去在科学、全球金融和经济中的世界领导地位。被削弱的美国不再能够继续领导世界,也难以将其意志强加于其他国家。霸权主义政策已经成为过去,在如今的世界中,霸权主义是不合适的,也无法带来任何生产力。甚至美国北约盟国也开始意识到这一点。这种理解何时会来到华盛顿?我们希望它会来的,尽管会迟到。因为在当前紧急的情况下,世界正在迅速变化,世界观也在迅速变化,它将充满越来越多的人文主义内涵。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2020年5月1日的报告披露了美国政府的许多错误,包括一系列不合时宜的决定和防控措施。

  面对美国当局在新冠病毒疫情中的种种表现,我想起尼克松总统在二十世纪70年代初期曾经说过的话,“我们拥有丰富的商品,但精神匮乏,我们以惊人的准确性登上了月球,但我们却是分歧的受害者,在地球上我们遭受分裂,我们需要的是团结。”不可否认,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它给世界带来了许多成就和发明。但如今人们精神上很匮乏,国家内部存在着深深的分歧,许多美国人对特朗普政府内政和外交政策感到沮丧。

  显然,当前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斗为世界各国人民提供了再次团结的机会,也为中国、美国和其他国家加强合作提供了平台。我希望,不仅在抗击疫情方面,而且在许多其他领域,美国最终将与中国以及其他大国加强合作。这不仅会给这些国家带来很多好处,全世界也将因此受益。球现在就在美国一边。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